对话微峰娱乐创始人黄斌“做电影就像埋下一粒

原标题:对话微峰娱乐创始人黄斌,做电影就像埋下一粒种子,等待它在更多人心中发芽 没有人永远年轻,但永远有人正年轻,青春片概念在国内电影市场诞生已有6年,但直到今年仍...


  原标题:对话微峰娱乐创始人黄斌,“做电影就像埋下一粒种子,等待它在更多人心中发芽”

  “没有人永远年轻,但永远有人正年轻”,青春片概念在国内电影市场诞生已有6年,但直到今年仍旧有人在创造新的历史,用实际行动诠释着这句至理名言。

  在没有大牌明星担纲主角、没有知名导演背书的情况下,影片《最好的我们》创造了自2016年以来校园青春片的票房新高。在这部看上去“相貌平平”的作品背后,隐藏着一个并不平凡的项目团队。

  尤其是这部影片的制片人黄斌。在娱乐圈,黄斌的名字并不陌生。曾有媒体这样评论道:“在这个斜杠青年崛起的时代,他横跨艺人经纪,新锐导演,制作人,娱乐营销等众多领域,并都取得不凡成就。而他本身就是一个努力向上的行走励志体。”

  在黄斌身上,始终存在着属于青年人特有的好奇心与质疑的态度,他笑称自己是一个没有长大和不愿意长大的孩子,“希望到50岁、60岁依然是拥有青春期的成年人”。

  黄斌凭借记者出身积累的跨界能力,涉猎各类内容形态,深谙热门综艺与爆款剧集,这令他非常理解网生时代年轻用户的心智模式和内容需求。对于电影,他也有自己的法则,“做电影不是精算,不是数学模型,而是必须得有一点点奋不顾身,有一点点赤子之心。而好的电影,也一定会让所有人产生共鸣”。

  “时间和生命不可逆,电影的神奇之处在于,可以带领所有人重返十七岁,去重逢青春里的希望与勇气,去温暖一些不快乐的人,抚平一些焦虑的心”,黄斌说道。

  虽然《最好的我们》在票房上取得了一定成绩,但项目立项之初也面临种种压力。黄斌坦言,当时《最好的我们》网剧已经大获成功,在这个基础上做电影版改编口碑上有很高的风险,“剧中的人物已经深入人心了,大家对电影版的期待会非常高”。抱持着对青春片的钟爱以及对市场需求的预判,黄斌还是决定全力以赴操盘这个项目。

  《最好的我们》从小说到电影有近十年的时间跨度。“这是一个非常典型的校园青春片,目标受众明确,最核心的是如何体现当下年轻人的青春”。最终,黄斌主张启用19岁的陈飞宇和何蓝逗,将《最好的我们》带向“正青春”的方向。

  确定了演员,还要为《最好的我们》找寻到契合的情感点和话题点。“我们想赋予这部影片一定的‘功能性’,这个‘功能’就是让当下的年轻人和这部电影有互动”。让黄斌感到庆幸的是,观众非常准确的捕捉到了影片中预埋的互动点、分享点,并且愿意把这些内容在社交平台上分享出来。尤其是结尾情绪高点的插曲《耿》和片尾的文案式彩蛋,让影片点映后迅速在抖音等平台形成了热议。

  实际上,后续的项目复盘也论证了这一系列动作的有效性。上映前一周,《最好的我们》在各大平台想看榜、热议榜的排名都不容乐观,但在小范围点映当天、影片上映前三天时,各个榜单迅速攀升到了第一位。黄斌表示,“看过全片的观众对片中的情感点有更深的感触,而观众真实的感触能够吸引更多观众走进电影院”。正是因为情感点的契合,《最好的我们》上映两周后一直维持在热映榜首,这为影片最终带来了更长尾的票房表现。

  “如果你去仔细复盘市场,会发现每年都会有一部青春片,从《致青春》《同桌的你》到《快把我哥带走》、《悲伤逆流成河》”,这意味着,青春片在中国电影市场已经成为一种成熟的类型,有固定的需求群体。黄斌告诉记者,在《最好的我们》之后,微峰娱乐已经开始筹划下一部电影作品《暗恋》。

  “《暗恋》是八月长安‘振华三部曲’的另一部。坦白说,这个故事比《最好的我们》更早打动我。‘暗恋’是很私密却又很共通的情感,卑微又伟大”,黄斌表示。与主打校园青春题材的《最好的我们》相同,《暗恋》也将目标受众聚焦于年轻人,“我们每一个人都可以是故事的主角,内心暗涌又时刻小心翼翼,可以爱到刻骨铭心却又无人知晓。这是许多人青春里必定会历经的一场爱的修炼”,《暗恋》也是微峰在青春爱情类题材的继续探索和深耕。

  在黄斌看来,青春片需要不断进化,尤其是要贴合当下市场的需求,赋予同一个主题不同的时代性和新鲜感。未来,微峰娱乐将深耕青年文化,专注地做好青春片市场。“只有聚焦才能产生自己”,黄斌说道。

  据黄斌透露,目前微峰旗下已有多部聚焦于青年文化的作品正在铺设开,除《暗恋》外,80后才女作家张悦然,书写一代人爱与痛的故事《大乔小乔》也即将进行影视作品的开发。“特定年代里,一对亲姐妹两种迥然不同的命运。双生花的角色很出彩,相信也是很多女演员期许遇见的挑战”。与《暗恋》所主张的暗潮涌动的情愫不同,《大乔小乔》是带着疼痛的青春成长。

  而改编自法国作家马克·李维的《偷影子的人》,会顺延原著中所彰显的温情与治愈。“这是一部令人动容的温情疗愈小说,讲的是一个小男孩拥有‘偷别人影子’的能力,能听见人们不愿说出口的秘密,于是他借助这种超能力去帮助别人”。黄斌也尤其看中这部作品中存在的奇幻性与当代性,“微峰是希望给青年人表达一些关怀的,尤其是在这样一个高压快节奏的时代环境下”。

  除此之外,微峰正在搭建一套属于自己的青春类型内容管理体系。“这个管理体系包括IP运营、内容研发、衍生开发、摄制制作,甚至是最后的宣传发行,等等”。黄斌表示,通过这套内容管理体系,微峰娱乐可以更大程度的实现项目精细化运作,在商业回报上获得更多保障。

  黄斌告诉记者,“我希望未来微峰做的项目,可以将每个环节都做到相对可控”,可控意味着在诸多市场不确定性中寻找确定因素,从而降低项目风险。虽然《最好的我们》是一部小成本电影,但声音指导王丹戎、艺术指导奚仲文、音乐总监陈建骐都是各领域最专业的人士,“我希望以此保证这部影片的完整性”。

  “电影不是赌场,而是踏实、坚定的做自己认为准确的东西”。在采访最后,黄斌和我们分享了他对电影的态度。“我做电影最大的愿景和初心,是希望能够影响更多的人。我们埋下一粒种子,这粒种子可能是自己的喜好,品味,以及对世界的看法。当这粒种子开始在更多人心中发芽,就是电影人最大的骄傲和满足”,他说。返回搜狐,查看更多

发表评论
加载中...

相关文章